《迷客夏 x 植人》 阿文鮮梅綠

迷客夏飲品中最傳奇、最可遇不可求,一年中有11個月都缺貨,

連自家員工搶到兩杯都還會在群組中炫耀的 #阿文鮮梅綠,

到底什麼是「阿文」?而到底又是為什麼會限量呢?

關於阿文啊⋯⋯

說自己金憨慢講話的阿文先生,只要一提到梅子種植就會眼睛發亮,比手畫腳的想把土地知識傳達給聽者。

先講清楚,阿文不是梅子的品種,阿文是個人,會跑會跳、活生生的人。阿文是許鴻文,從爺爺輩起,就住在台南的梅嶺,三代以來,都靠著種植梅子維生。

阿文先生是位梅子職人,皮膚曬得黝黑,讀文字的時候會把眼鏡推到頭頂,笑起來的時候眼尾會牽動笑紋。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,阿文先生會非常認真地注視你的眼睛來回答你的問題,但只要一有鏡頭出現面前,他就會瞬間石化僵硬。

迷客夏直接從產地向阿文先生購買梅露已經有三、四個年頭了。初見阿文先生的時候,他相當謙遜地說:「我們住在山裡的人,不太會講話。」但一談起梅樹和梅子加工,阿文先生就又是手勢、又找果實的來比給我們看、指給我們看,任誰都能感受到阿文先生對於土地的熱愛。

 

驟減九成產量,換來會發光的梅子

有機種植的第一年,阿文的梅園一口氣驟降了九成產量…而現在,即使產量仍未回到原有水準,但他的梅園已經喚回了閃閃螢光。

十多年前的阿文先生,發現自己對農藥過敏,加上身邊的果農陸續因為大量噴灑農藥而身體病變,於是他決定投入不噴灑農藥、不添加化肥的有機農業,而這個舉動不單是引起父親的不諒解,甚至讓他當年的梅子產量,直接驟減九成,生活甚至差點出現斷炊危機。

然而,即使生活中充斥著各方的不諒解與經濟的壓力,阿文先生仍然在這麼辛苦的狀況下,選擇了繼續堅持理想,花了相當多的時間,四處走訪尋找平衡病蟲害的方法。

好不容易,當他堅持到了第五年的時候,梅子的產量逐漸回升。而在這幾年間,梅園的生態逐漸恢復平衡,消失已久的螢火蟲,也在不知不覺中重新回到了梅嶺。現在,到了每年四月,總可以在阿文先生的梅子上看見躍動的閃閃螢光。

 

「皮衣」不美,賣不出去的有機梅

阿文先生說:「梅子就像人,有些人可能長得醜,但心地卻很善良啊!」

然而,阿文先生在投入無農藥種植的過程中,所面對的挑戰還不只是產量驟減。

「我拿去市場賣,那個梅子就一袋一袋地裝起來,每一袋都放一張有機的認證」阿文先生一邊講、一邊用手比出當時裝袋的大小:「但就是賣不出去啊!賣得比人俗,麻係無人要買。」原來,沒有噴灑農藥的梅子會引來蟲咬、沒有施肥的梅子又長得不夠漂亮,梅子「皮衣」不好看,市場上也就乏人問津。

 

花半年的時間,做別人一個月就能完成的事

用心栽種的梅子,再經古法釀造…耐心,則是過程中的必要條件。

為梅子外觀苦惱的阿文先生,於是開始嘗試將採收後的新鮮梅子,製成梅露、梅精或是梅子酵素。聊起製作方法,阿文先生總會說他做的是古法釀造,聽起來很神祕,但其實很簡單,就是在風乾後的梅子中倒入蜂蜜和糖以及最重要的,耐心。

「古法釀造就是別人一個月可以做出來的東西,我這邊要花上半年的時間」為什麼要花這麼久的時間呢?「因為梅子皮本身有苦味,至少需要四個月到半年的時間等它退去。但現代化求快,所以會入退苦劑,只要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就可以去苦了。」

迷客夏的阿文鮮梅綠,就是每年陪著阿文先生一起等待,等待梅子的苦味退去、等待梅露釀製完成。最後再由門市的夥伴們注入茉香綠茶,調製甜度冰塊,手作完成一杯微酸微甜的春夏特調。

 

依舊是看天吃飯的每一年

農人的手,手心朝下時,滋養栽種;手心朝上時,感恩收穫;最怕是老天不疼的日子,只能攤在身後,無能為力。

網友們謠傳,迷客夏的阿文鮮梅綠缺貨期間比上架期間還要久,這是真的。我們試著請阿文先生提供更多的梅露,但阿文先生總是不敢保證。特別這兩年的氣候變異,原本應該等到採收才會離開果樹的梅子,卻在一場雨後,一一掉落。

無法臆測的氣候變異是台灣農民共同的痛處,在想到解決辦法之前,就請和我們一起綁緊鞋帶,等阿文鮮梅綠每年上市的那一瞬間,一起手刀衝刺到門市搶購吧!